暗黑破坏淫神之魔女的微笑
时间:2020-12-17

「没有敌人。」
我松了一口气,借着火光壮了壮胆,继续谨慎地前进着。火球击撞在远处的石壁上,溅起满天火星,一闪而灭,我的心中立刻又紧张起来。
我会紧张,并不是因为我太弱,事实上我拥有比许多号称「英雄」的人物都要强大得多的能力。可惜在拥有惊人破坏力的同时,我的身体仍然和普通人一样脆弱。
我叫因维丽娅,是一名法师。
专精于魔法能量的研究,我可以轻而易举地召唤出具有巨大杀伤力的魔法火焰,闪电,或是寒冰。但是,我本身却没有做任何的肉体锻炼,力气小,身体瘦弱,几乎可以说是不堪一击。为了保护自己,我绝对不能让任何人有机会靠近我的身边,必须在敌人接近我之前就把它消灭掉。
防御能力差,可以说是所有法师的弱点。即使是那些修成了高级防御魔法的法师,也不可能一直使用极耗费魔力的防御魔法。一旦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被敌人偷袭成功,也只能饮恨收场。
坚固的防御器具,原本是最佳的保护工具。可惜的是,身体素质差的法师根本没有力量去穿戴那些沉重到可以压死人的盔甲,最多也只能使用一些皮制的防具。
在这种情况下,附带魔法保护的防具便成为了法师们的最爱。一件轻便的布衣,一旦加上了适当的魔法保护,防御效果很可能会比金属铠甲还好。
如果我可以将她当初失落在修道院中的魔法铁锤找回来,她可以帮我为我的一件装备附加魔法力量。当罗格营地的铁匠恰希向我提出这个交换条件的时候,我几乎毫不考虑地就答应了她,然后,便来到了这个恐怖如同地狱般的地方。
当暗黑破坏神苏醒的时候,邪恶的黑暗力量在女魔头安达利尔的带领下攻下了这个神圣的修道院,使这里成为邪恶魔物的乐园。而今,安达利尔还盘踞在修道院的深处,杀害了无数来此除魔的勇士。
幸好,铁锤只是掉落在修道院外围的一处军营里,距离安达利尔的藏身之处据说还有很远的距离,好像只是由一个铁匠看守着。因此,这个任务应该不会有太难以完成。
即使如此,我仍然不敢掉以轻心,每走上一段距离,我都会发出一个火球,察看前方的情况。这种低级魔法几乎不会耗费什么魔力,却可以保证我的安全。
那些四肢发达的战士一向对我这种谨慎的做法不以为然。他们说,在东方某个神秘国度,有一句骂人的话,叫做「猪哥一生唯谨慎」。就是针对某个类似于法师的智者,与其提心吊胆地进行冒险,不如找个战士拍档,让战士来保护。
我对这些战士的真正用意清楚得很,他们无非是看上了我的美貌,还有我的魔法威力。一个可以帮忙杀敌的漂亮女人总是很受男人欢迎的。对这些不怀好意的家伙,我的回答通常都是几个闪电。
「糟了!」
不知不觉间我发觉自己竟然毫无准备就打开了一扇紧闭的木门。根据我的经验,通常,门后都是一群张牙舞爪地怪物。
我还来不及后悔,一阵哇哇怪叫,果然有一群张牙舞爪的怪物从门内冲了出来,包括几只小恶魔和几个手舞大刀的骷髅战士。
完全没有时间蓄积能量,我唯一可以做的就是立刻转身,撒腿就跑,一边跑一边念起我最常用的魔法咒文。
「主导……闪电……能量……之神,赐予我……闪电之速。」断断续续念完咒文,我已经可以感觉到身后刀锋劈过空气传来的冷风,急忙调整好方向,释放出魔法。
「传送术!」
身体周围在刹那间闪起一圈电芒,眼前一花,我已经停身数十米之外。那群怪物在一阵骚乱后再次发现了我,又向着我冲来。
「嘻嘻,现在的情况可不一样了。」
我悠然地站在原地,对着冲来的怪物们缓缓举起了法杖。
「寒冰……之精灵,听从我……的命令。」
因为那一阵飞跑,喘息未定,这句咒文还是念得断断续续的,真是丢脸。幸好我在魔法上的修为够高,随着咒文的完成,一道淡蓝色的气体从法杖的顶端冒出,气体中夹杂着无数细小的冰粒,向着迎面而来的怪物们喷去。
刺骨的寒气涌出,周围的空气似乎在刹那间凝结起来。首当其冲的几个小恶魔转眼间就变成了几尊冰雕,又在接续而至的冲击力下化作冰屑,粉身碎骨。这些小恶魔仗着恶魔巫师的复活能力,一向最让冒险者感到头疼,可惜这次遇上的是我。
几个骷髅战士因为行动较慢,反而侥幸没有受到寒气的侵袭,这时赶紧加快了脚步。我当然不会给他们冲到身前的机会,法杖一收,立刻再次挥出。
「哧……嘭……」
在我强大的魔法攻击之下,骷髅战士和小恶魔并没有什么区别,一样是不堪一击,还没来得及冲到我的面前,就化成了几滩冰水。
「好险啊。」
我满意地收起法杖,轻轻拍了拍胸口,随即迈步向前。
「寒冰精灵之保护,欲伤我者,反受其害。」
逐渐地接近了那扇打开的木门,我缓缓发动了防御魔法,无数冰屑随着一道寒气在我的身体周围旋舞不休,形成了一个隐约的冰罩。
「碎冰甲」这个魔法可以大幅度提升我的防御能力,而且,所有对我进行直接攻击的敌人都会受到寒气的侵袭,全身僵冻。
有了魔法的保护,我的脚步也立刻变得轻松了许多,很快便来到门前,一步跨了进去。
「碎冰甲」发出的幽淡蓝光立时驱散了门内的黑暗,几个守候在门边的小恶魔恶狠狠地向着我挥刀砍来。
我没有作任何闪避的动作,任由那几把短刀砍下。锋利的刀锋砍在冰甲上,与冰碎相撞,发出清脆的击鸣声,随即被弹起,寒气却已经沿着刀身传了过去,刹那间将他们冰冻起来。
我以一个优美的姿势挥起手中的法杖,在几个冰冻的雕像上轻轻一点,嘭嘭连声中,几尊冰雕又化作了满地碎冰。
下面要做的,就是找那个应该已经成为光杆司令的恶魔巫师了。
略一凝神,我身周的冰罩发生了微妙的改变,由「碎冰甲」转化成能够反射远程攻击的「寒冰魔甲」。
才向前走了没有多远,一团火球就无声无息地从黑暗中向我袭来。火光映照中,一个浑身漆黑的恶魔巫师站在角落里,口中念念有词。
我看着火团向我飞来,坦然地站在原地,对着恶魔巫师一笑。
「喀!」
被火团击中的冰甲发出一声闷响,我身周的冰罩一阵波动,随即射出了一道冰箭,循着火团飞来的轨迹向着那恶魔巫师射去。
清脆的碎裂声响起,我耸耸肩,转过身子继续前进,冰罩在漾动了几下后消失。这个魔法威力极大,持续的时间却很短暂。
转过几个弯,我忽然发现远处亮着熊熊的火光,定睛一看,不由一阵狂喜。
那是一个巨大的石砌火炉,旁边的一个铁架上,一柄小巧的铁锤映着火光,闪闪生辉,正是我来此寻找的魔法铁锤。
实在想不到此行会是如此地顺利,大喜之下我快步向着那铁架奔去,全然忘记了自己身处何处,以及我一向奉行的谨慎原则。
一股劲猛的风声骤然由一旁袭来,完全没有防备的我只来得及将头转向一侧。
触目所见,一个浑身肌肉虬结,高大无比的巨汉,正对着我猛扑过来。
「这就是那个铁匠……」
刚刚想到这一点,铁匠的巨拳已经重重地挥击在我的身上,一股剧痛传来,我只觉得眼前一黑。接着,就感觉像是被狂奔中的马车撞上了一般,我整个人都似乎飘在了空中,恍惚中浑身一震,便什么也不知道了。
在失去知觉之前,我竟然只有一个念头,就是非常佩服东方那位被骂作「猪哥」的智者。一个人能够一生都保持谨慎,真的是太不容易了。
当我再次苏醒过来的时候,只觉全身的骨头都像散了架一般又酸又痛。想要起身,却发觉自己动弹不得,神志一清,我这才注意到自己现时的处境。
几条拇指般粗细的铁链紧紧缠住我的四肢,另一端连接在一个大铁架上,将我呈「大」字形地虚悬在空中。身前,那个巨汉一手摆弄着我的法杖,一边瞪着一双野兽般的眼睛,恶狠狠地盯着我。
心中一阵发毛,我强自镇定下来,勉强对着他挤出一丝微笑:「你好。」没有回答,那巨汉只是冷冷地看着我,像是根本听不见我在说话。
「你这死东西。」
我暗暗地咒骂着,脸上的笑容却更加灿烂:「这位大哥,你把人家弄成这个样子,人家很难受呢。求求你,把我放下来吧。」也许是我美丽的笑容终于起了作用,虽然不知道他是否听懂了我说的话,反正那巨汉忽然丢开法杖,举步向我走了过来。
心中暗喜,等到对方进入了足够近的距离,我急忙发动了勉强聚集起来的能量。
「主导闪电能量之神,赐予我毁灭之力量。」
迅速完成了咒文,我艰难地转动了一下手腕,指尖对准走近的巨汉,一道闪电光束立刻由指尖射出,准确地刺击在他的身上。
「呲……」
眼前闪动着耀眼的亮光,我的眼睛却瞪得大大的,一眨不眨。被闪电击中,那巨汉只是脚步微微一顿,随即若无其事般继续向我走近。
「天哪,这是什么怪物啊。」
我心中叫苦连天,却完全失去了再次攻击对方的信心,眼睁睁地看着他来到我的身前,不由绝望地闭上了眼睛。
「嘶啦……」
衣衫撕裂的声音忽然响起。我猛地睁开眼睛,只见那巨汉已经将我的外袍撕开,里面的内衣也被他扯了开来。
「我的妈呀,难道还是先奸后杀吗?不,也有可能是直接奸死。」实在想不到这个看上去像是石头人一样的怪物竟然会有这个嗜好,在如此近的距离下看着他那硕壮无比的身体,我只觉一阵心寒。
无论我是如何的不情愿,身在人手,我也是毫无反抗的余地。转眼间,身上的衣物被扒了个精光,我一直引以为傲的骄人身体便赤裸裸地呈现在了对方的眼前。
一双粗糙有若磨刀石般的大手落在我的身上,在我细嫩光滑的肌肤上肆意抚摸,所过之处,带起一片红印。火辣辣的疼痛感觉让我止不住地浑身颤抖,脸上也显出痛苦的表情。然而,那该死的铁匠全然没有停止的意思,反而用力的搓弄起来。
「不要……再搓了。」
忍耐不住发出求饶般的低吟,随即就是「啊」的一声痛呼。那双大手粗鲁地抓住了我胸前那对嫩白柔软的肉球,又搓又拧。犹如铁钳般的手指夹住我敏感的乳头,猛力收紧,那种力量,简直像是要把我的乳头给拧下来一样。
「完了,这怪物可能只是把我当成一件玩具。我恐怕不是被他奸死,而是被他捏死。」无比的恐惧感让我浑身冰冷,但在剧痛的侵袭下我立刻清醒了过来。现在只有一个办法可以救自己,只希望这怪物不是真的完全把我当成了玩具。
「铁匠……哥哥。」
我忍住剧痛和心中作呕的感觉,尽量用甜腻腻的声音对面前的怪物说:「这样玩有什么意思呢,让人家看看你真正的本事嘛。」粗鲁的动作仍在继续,完全没有任何改变的意思。我正在大叫红颜薄命,竟然会遇见一个什么都不懂,只知道搓面的铁匠的时候,一直低着头的铁匠忽然抬起头来,一对巨目中闪着奇异的光芒,直直地看着我。
「终于有反应了!」
我心中一喜,努力牵动脸上的肌肉,露出一个可能很娇媚的表情,扭动了一下身子道:「光这么玩有什么意思啊,来呀,放下我,让人家好好伺候你嘛。」铁匠怔怔地看着我,有若生铁铸就的脸上毫无表情。我心中忐忑不安,脸上却不得不努力保持着笑容,只觉每一秒钟都像是一年般漫长。
不知过了多久,一直在身上活动的大手终于离开。铁匠直起身来,伸手抓住了铁架的顶端。
我大大地松了口气,可还没来得及高兴,双腿上缠着的铁链一紧,在铁架发出的嘎嘎声中,我的双腿被铁链拉着,缓缓地向上举起,很快便举过了肩膀。
铁架的响动停止,我就以这样一个姿势悬挂在铁架上:双腿倒提上肩头,下体毫无掩饰地向前微微挺出,还在铁架上前后晃动。
铁匠满意地凑近我的身体,随手扯开他身上唯一的衣物,那包住下体的一块粗布。
「妈妈呀!」
出现在眼前的那根肉棒,正如它的主人一般,呈现出不正常的硕壮,看上去几乎比我的手臂还要长,还要粗。黝黑的棒身上浮起一道道虬须般的突起,再加上顶端那个像我拳头一样大的龟头,使它看上去是那么狰狞恐怖。
我本来已经再次挤出了笑容,想让铁匠哥哥把我放下来再说。可是当我看见这根肉棒的时候,我再也说不出话来,笑容肯定比哭还难看。在这刹那间我甚至怀疑这位铁匠平常是不是就用眼前的这个东西来干活的。
完全没有挣扎的余地,铁匠将他那恐怖的肉棒向前探出,轻而易举地便抵住了我毫不设防的阴户。一双大手从后面抱住我的臀部,向着他的方向一拉,那巨大的顶端便顶开我细小的肉洞口两瓣闭合的肉唇,硬生生闯了进来。
「痛!」
在这一刻我除了这个念头什么也想不到,脑海中一片空白。可恨的是我居然没有晕过去,下体火烧般的疼痛依然无比清晰地传来,而且随着那东西的不断挺进,变得越来越是剧烈。
阴户内柔软的嫩肉包缠住那粗糙坚硬有若铁棍的肉棒,被摩擦得阵阵发麻。
一对有力的大手紧抓着我的臀部,由于用力的关系,十只手指都深深地陷入臀肉之中。随着肉棒的挺进,我狭小的阴户对其产生的阻力越来越大,那两只大手也抓得更加用力。
这种痛苦就这样一直持续着,直到体内那坚硬的肉棒顶住了我最为敏感的所在。一股酸麻的感觉骤然传遍了全身,我的身体顿时剧烈地抽搐起来。
「不能……再进了……」
我发出低弱的呻吟,竭尽全力吐出了这几个字。
然而,回答我的是一声巨吼,下体的疼痛忽然间成百倍的强烈起来,我只觉得脑中「轰」的一声鸣响,终于失去了知觉。
「我死了么……」
恍惚中我似乎又感觉到了自己的存在,一阵迷糊。然而,刚才发生的一切事情很快在脑海中涌现,铁链抖动的鸣响与铁架晃动的嘎吱声传入耳中,我神志一清,猛地睁开了眼睛。
下体已经没有丝毫感觉,定睛细看,那根丑陋无比的肉棒正在肆意地进出着我娇嫩的阴户,内部鲜红的阴肉紧裹着棒身,随着它的抽离翻卷而出,布满皱褶的阴户表面血丝殷殷,看上去凄惨无比。
「我竟然没有死!」
那个怪物仍然紧紧抱着我的臀部,每一次挺动,都用力将我的下身拉前,动作是那么的粗野。洞口两瓣肉唇已经被磨得变成了紫红色,向两旁夸张地裂开。
我实在无法相信,自己竟然可以在这样残暴的蹂躏下保住性命。
随着意识的清醒,我终于察觉到自己身体周围隐隐浮动着的能量波动,心中一怔,随即一喜。
「能量护盾!」
不知道为什么,我很可能在受到强烈刺激的时候引发了体内的能量,竟然在失去意识的时候发动了这个能够吸收伤害力的保护魔法。铁匠那凶猛的肉体折磨虽然让我痛苦不堪,却不足以对我造成致命的伤害。
「既然这样,就该是我反击的时候了。」
心中升起一个想法,我强忍着一波波袭来的疼痛,默默蓄积着能量。
四周的空气渐渐变得寒冷起来,然而,肆意蹂躏着我的铁匠似乎完全没有察觉,仍然专注地将肉棒在我的体内一下下插进、抽出。我暗暗高兴,事实证明,他的肉体虽然坚强无比,感觉却很迟钝。
我默默承受着他的攻击,逐步提升能量,周围的温度越来越低,我的身体表面也开始现出细碎的冰粒。
铁匠终于察觉到情况的异常,猛然抬头,动作一停。
「太迟了。」
我对着他露出了毫不勉强的微笑,将魔力全无保留地释放出来。
铁匠的身体在霎那间盖上了一层坚冰,但他的肉体仍然是丝毫无损,一声怪吼,抽身而退。可惜的是他只作出了这个动作,人却不能顺利地离开我的身体。
略一怔神,他的目光立刻转向与我相接的下体。
「我就不信你的那根东西也会像你的身体一样结实!」我一边尽量增强「碎冰甲」的能量,一边冷笑道:「除非你真的是用它来制造兵器的。」铁匠发出惊天动地的怒吼,身上的坚冰一块块碎裂,可惜立刻又被新的坚冰盖住,使他对近在咫尺的我毫无办法。
空气中蒙上了一层雾气,我手脚上的铁链发出刺耳的裂响。这并不奇怪,即使是钢铁,也禁受不住低温的侵袭。
就在几条铁链发出脆响,纷纷断裂的同时,铁匠终于发出一声痛苦的嘶吼。
我的手脚得到解放,身体却被铁匠的肉棒顶着,仍然悬在空中。不过,一声非常响亮的裂响隐隐从我的体内传出,我得到自由的双手猛地向他的下体拍去。
「咔」的一声,铁匠的身体终于和我分开,让我从空中落下。双腿着地,随即一软,整个人便瘫坐在地上,浑身无力。
低头看去,我原本紧小的肉洞此时被一根冰棍撑得大大的,触目惊心。默默地运转能量,隔断了与冰棍的联系,我一伸手,将它拔了出来。
「啪!」
冰棍在地上砸得粉碎,我这才解气,抬起头来。那铁匠直挺挺地立在前方,我知道他已经没有希望了。
从伤口渗入的寒气已将他完全封冻,尽管他强壮过人,死亡也是迟早的事。
我长长地嘘了一口气,良久才蹒跚地走到不远处的铁架前,将那个小铁锤收起。
回过身来,却见那铁匠仍然对我瞪着一对巨目,不由地返身走到他的面前:
「不服气么?记住,我叫因维丽娅,是一个法师。」转身走了几步,我又回过头,微笑着说道:「不过,了解我的人通常都称我为——女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