覆雨翻云之夜月当空
时间:2020-10-27

江南一个衅肆中,一个明眸皓齿的少年正在一边喝着酒,一边嘴里不停地碎碎念:「死韩柏,让你去梦瑶那里就不知道回来了!本小姐还懒得稀罕你呢,我自己出来玩了!」原来这个少年正是大名鼎鼎的鬼王之女韩柏之妻虚夜月,半年前韩柏说去找梦瑶研究下道种之法,结果陪着梦瑶仙子去蓬莱玩了,虚大小姐在家实在无聊,自己收拾了几件衣服,女扮男装出来闯荡江湖了。
喝了一会闷酒,大小姐实在无聊便运起功力,听听周围的人都在说些什么江湖趣事。
「那是,你我兄弟二人联手,双棍齐出岂不是天下无敌!」「肯定,我们兄弟现在还就没碰到敌手!」
这个牛皮吹的大小姐顿时很诧异,江湖中居然还有如此人物,为什么我不知道呢?於是把头转了过去看看是不是自己认识之人。
只见角落之处坐着两个人,一个长得是獐头鼠目,跟自己夫君的大哥范良极有得一拼;另外一个则是长得一脸恶相,身材魁梧,就像一个黑铁柱一般。却都是自己不认识之人。
『难怪爹爹常说江湖中藏龙卧虎,这二人看起来不起眼,居然也敢夸如此海口,反正我正好也是出来游历江湖的,不如等会和这二人切磋一二,不然出来一次什么事都没做过,回去岂不是给姐妹们笑死了!』打定了主意,虚大小姐便放下酒杯,留意起二人的举动。
(PS:解释下,现在朱棣当上了皇帝,下令禁止当街斗殴,所以我们的大小姐没有在酒肆之中就动手。)半晌二人终於吃完,结帐之后,二人就往城外走去。大小姐心想:『正好,出城之后官兵较少,本姑娘可以直接挑战了。』一路也跟踪而去。路上不时地能碰见巡查的兵士,大小姐只得忍住。
终於夜色将近,二人走到一处小山,径直走向一处山洞,那个瘦子对黑铁柱说道:「三哥,你看这山洞非常乾净,我去年走过这里,比寻常的客栈住得还舒服呢!」「不错!不错!阿四还是你小子够机灵,这样连客栈费都省了!」二人正互相吹捧,却听见一声娇喝:「兀那二人,来与本姑娘较量一番!」二人抬头一看,见面前站着一位少年,面如桃花、眼如弯月,白净的脸上有着两团粉嫩的嫣红。原来大小姐喝了点酒,却忘记了自己是女扮男装,一下子就把自己的性别给说了出来。
二人互相看了一眼,那个瘦子走上前来,对着大小姐拱了拱手说:「这位少侠,不知道我们兄弟二人是怎么得罪了您?」「少说废话,就让本姑娘来看看你们的斤两。」说话间大小姐便欺身上前,两个回合之间,二人已经躺在地上。
「你们两人如此不济S然也敢称天下无敌?」
二人躺在上不停地求饶:「姑娘饶命!我们二人只是平常人等,并不曾吹嘘天下无敌啊!」「刚刚在酒馆,你们两人不是说双棍齐出,天下无敌吗?」二人面面相觑,答不出话来。
「我平常最讨厌别人吹嘘了。今天就废了你们两人一人一手,让你们记住教训!」说罢,虚大小姐就准备上前动手。
此时那瘦子一咬牙大声喊将起来:「姑娘停手,我们说的此棍非兵器啊!」听了这话,虚夜月停了下来:「不是兵器的棍子?那是什么?」原来二人只是寻常的镖师,瘦子叫王四,黑铁柱叫马三,从小一起长大,家里无钱,有时去个妓院都是二人一起去玩。前几日二人凑了些银子嫖了个老妓,直把人家弄得欲仙欲死,最后还不要他们的银子,所以二人在喝酒时吹了起来。
听了这些,虚大小姐的脸忍不住红了起来,原来闹了这么大的乌龙,但是大小姐的颜面是很重要的,就对二人说:「我看你们还是吹牛皮。给本姑娘起来,把裤子脱了我来看看是不是吹的。」二人抖抖索索的站了起来,为了保住自己的一只手,慢慢地把裤子给脱了。「哈,这个也叫天下无敌?」虚大小姐虽然害羞还是忍不住笑了起来,原来二人被吓得两根肉棒就像两个烂泥鳅一样缩在那里。
「姑娘,我们二人被你吓成这样,怎么能看出来究竟,还请女侠饶了我们二人吧!」马三壮着胆子和虚大小姐商量着。
「不行!这样不也还在吹牛,我还是要你们二人的一只手!」「女侠你要是找个女人来,我们兄弟二人就让你知道我们并不是吹牛。」瘦子王四也横下心来,勇敢的说了出来。
「城门都关了,找青楼都找不到了,我怎么找?」「不如这样,女侠你稍微给我们兄弟两个一点刺激,让我们的兄弟直起来,再不行就要我们的手,我们绝无怨言!」虚大小姐此时的酒劲也上来了,心里想就给这个两个东西点甜头,让他们也不冤枉。想到这里,她便慢慢地解开了衣扣,把外面的男子长衫给脱了下来,本就是初夏的时节,虚大小姐里面只穿着亵裤和一件白色的肚兜,雪白的肚兜并没有完全遮住挺拔的双峰,山峰顶部的嫣红也在白色的肚兜下显得格外显眼,短短的亵裤也挡不住那两条如同新鲜竹笋般的玉腿。
俗话说色胆包天,马三和王四二人虽然面临着断手的危险,但是在这个时候下面的泥鳅也如巨龙般昂首挺立。虚夜月也偷偷把刚刚闭上的眼睛睁开了,只见二人的肉棒却是大不一样,马三的肉棒黑又粗,最奇怪的是肉棒上长满了毛,就像一个刷子一样,此时直起来大概有个小孩的手臂般粗壮。王四的肉棒比起马三来说细了一点,但却是出奇的长,龟头又很尖,就像一个宝塔一样。
『最细的王四居然和自己夫君韩柏一般粗细,但是比韩柏的又长了许多。』虽然心里很惊讶,但是虚大小姐嘴上却不服输:「不过如此嘛!你二人吹什么牛皮,我看着也是一般般。」这时久在江湖底层走动的二人已经看出来,面前这个少女行走江湖只是个雏儿,胆子又大了许多:「女侠,男人这个东西看是看不出来什么的,非得真枪实刀的做才行啊!」「怎么做?」虚夜月疑惑的问。
「我看女侠走了这么长时间也是累了,让我们兄弟二人帮你按摩一下,再和你说男人怎么做。怎么样?」王四猥琐的说道。
听他这么一说,虚夜月也感到有点累了,本来就喝了点酒,又跟了这么长时间,的确有点累了:「那你们就帮我按摩一下,若按得好的话,本姑娘就饶了你们。」二人相互看了一眼,裤子也不穿就挺着自己的肉棒走上前去。马三走到虚夜月的身后,把手放在她的肩膀上缓缓地按了起来,而王四则是蹲在虚夜月面前,轻轻的按上了小腿:「女侠我帮你按按腿吧!」慢慢地,马三的手从肩膀到了胸前,偶尔扫过两座山峰都能引起虚夜月一阵不自觉的颤抖;王四的手也从小腿慢慢地上移,在雪白的大腿上来回抚摸,不时地还按到了大腿的根部。
虚夜月有种想飘的感觉,那两双手按得自己非常舒服,偶然扫过自己两乳和大腿根部的双手都让自己有点情动的冲动,虽然已为人妇,毕竟才双十年华,韩柏那个死鬼都出去半年了,也不知道和梦瑶那个死妖精到哪里去快活了,也不浇灌一下自己这朵娇花,於是在有点情动有点放任的感觉下并没有喝止二人越来越过份的动作。
马三的手已经到了胸前,握住骄傲的挺立所在不停地揉动,胸前那两粒嫣红慢慢挺立起来,就算那五指山努力地想把它按下去也不屈服。王四的手也到了大腿根部,来回地抚摸着,雪白的亵裤中间居然出现了一抹水迹,王四一阵激动,隔着亵裤就吻上了少女神秘的山谷。
「别……别舔……」尽管王四没有直接舔上蜜穴,但是虚夜月似乎受到了相当的刺激,修长的美腿绷紧,似乎是想要收拢夹紧,只是美肉在手的王四又怎么能让她如愿呢,双手牢牢地抓着少女的大腿并不放松,同时加紧了舌头的动作,「哦……」虚夜月晃动着头部,双手用力地抓着王四的头发。
眨眼间肚兜已经被马三偷偷的解开了,飘飞的肚兜并不能挡住胸前的美景,少女的椒乳被两只黑手紧紧地握住,同时马三的嘴也吻上了少女的肩膀。下面的亵裤似乎也抵挡不住王四舌头的攻势,在不知不觉中被褪到了小腿处,少女神秘的山谷上长着一些稀松的青草,想要挡住山谷的真实面貌,却被山谷中流出的涓涓溪流沖刷得东倒西歪。「好香!」王四马上用嘴堵住了洞口,舌头就像个泥鳅一样在洞里来回窜动,引来了更多的水流。
不知不觉虚夜月已经躺在了地上,圆润的双腿大大分开支在空中,被马三和王四一人一只抓着。王四坐在她身侧,一只手揉捏着软嫩的乳肉,另一只手则在抚摸着月女侠洁白而光滑的大腿。而马三庞大的身躯像猪一样趴在虚夜月下面,脑袋贴着她挺高的下身,狗似的伸着肥大的舌头舔吮她饱满湿嫩的馒头小穴,一只大手还肆意地拨弄几瓣唇肉,也用两根手指插进里面掏抠,引出更多蜜汁。
马三坐了起来搂住虚夜月双腿,粗大的肉棒在她湿淋淋的穴缝中磨蹭了几下说:「女侠,请你试试天下无敌的肉棍。」说完就用力往前一顶,一下居然全部都进去了。也幸好虚大小姐从小练武,居然没感觉到太多疼痛,反而感觉充满了充实的感觉,忍不住娇喘了一声。
马三看到女侠一脸满足的样子,哪里不知道该怎么办,马上以小腹抵住她大开的下身就摇摆耸动起来,粗黑的阴茎每次都全根没入,将两片小唇带得卷入翻出,浓杂的阴毛一下下撩拨着肉缝头上的小珍珠,淫水覆满两人下身。月女侠身子被撞得前后晃动,侧着脑袋闭上双眼,微张着小嘴,似乎感觉十分销魂。
「哦……女侠,你的小屄让人一插进去就停不下来,又紧又热,喔……将来一定会让你丈夫爽死的。」「坏人,人家已经有夫君了,哦……嗯……真的好舒服……不能……啊……再……快点吗?」听说这个像女神一样的女侠已经有了夫君,马三就更加卖力地耸动起来,大腿和屁股「啪啪」的拍打声和「唧唧」的水流声响彻整个山洞。
只见王四握着阴茎跪到虚夜月面前疯狂地套弄着,马三则将女侠双腿扛到肩上压下去,让她满月似的丰臀抬高、肥穴朝天,大肉棒直直地全根插入,肥大的屁股上下猛压,「啪啪……滋滋……」这样的力度,相信每一下都会击中女侠的花心。确实,这下开始,女侠就把下唇微微咬住,眉头皱得更重。
这时,上面正自渎的王四龟头突的喷出了一道道白浊的精液来,射得女侠满脸都是,但女侠竟然还不忘张嘴舔了唇边的热精吃下。跟着王四把龟头抵在女侠的小嘴旁,「女侠,这个就是男人的精华,女人吃了的话就会越来越漂亮的。」说完就把龟头塞到了她的嘴里,女侠就像个婴儿般开始吸吮起那仍溢出残精的疲软肉棒。
马三双臂改撑在女侠腰侧,变得更好施力,身躯猛烈起伏,身子把女侠的臀肉都给拍红了。他足足猛干了上百下,让女侠又泄身了一次才死猪般的趴在她身上喘气,屁股一抖一抖的将精液深深灌进女侠的子宫。
好一会儿,马三才起身抽出肉棒,女侠那微微分开的湿穴丝毫无精液溢出。没有休息,王四马上接力,把被女侠吸硬的肉棒插进了她的小穴里,可能长傢伙更让女侠心酥,女侠嘴巴无意识的张开,山洞里响起月女侠的哼哼声。
而那边,马三将棒身上残留的精液全部涂上女侠乳尖后,又让女侠含他的死蛇来吸收着男人的精华。好一会儿,经过一阵急冲猛捣,王四也射了,恢复精力的马三马上又再上,大肉棒重归女侠的穴洞征伐……一夜无眠。
几天后,虚夜月回到了鬼王府邸,带回了两个人,据说是新收的家丁,不过似乎只是专门服侍虚大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