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鸟知鱼】19(宁缺与莫山山续) -
时间:2019-05-24

【飞鸟知鱼】19(宁缺与莫山山续) -

19 小兄弟


  叶红鱼静静的站在徐羿床前,看着他呼呼睡着正香,皱了皱眉头,小声嘟囔

着:「睡的这么死,被人卖了都不知道。」


  想要上前推他,却又有点踌躇,徐羿前几天很罕见的声色俱厉的责备,让她

还是很心虚。


  也确实太丢人了,这已经是自己拿到徐羿的钥匙之后,第三次半夜跑到他的

家里,实在是太不矜持,太不淑女了。


  也许是食髓知味吧,叶红鱼最近有些贪恋性爱,近乎有些沉溺,甚至连莫山

山都开始取笑她,说她之前是惹了徐羿生气,陪他睡一觉就解决问题,现在换成

徐羿惹她生气,陪她睡一觉就没事了。


  叶红鱼难得的没有任何反驳,她确实也是心虚,上一周在徐羿家住了三天,

除了周六那天,前两次都是半夜要睡觉时突然起意跑过去的,目的也百分百的纯

粹,就是去享受性爱。今天才是周一,这周不会突破上周的记录吧?叶红鱼心里

又暗暗责怪自己太没出息。


  上周第一天半夜跑到徐羿家的时候,徐羿还没睡,看到叶红鱼吓了一跳,然

后又欣喜的一塌糊涂,颠龙倒凤缠绵很久,才突然反应过来,告诉叶红鱼不要这

样乱来,单身女孩子半夜出来太危险了,那一次叶红鱼缩在徐羿赤裸的怀抱里,

假装什么都没有听见。


  隔了两天,叶红鱼故技重施的时候,徐羿似乎真的生气了,像是训熊孩子一

样训叶红鱼,警告她绝对不能再这么干,广州市区里并没有那么安全,叶红鱼小

声辩白,说自己是打专车过来的,不会有问题,徐羿仍是不罢休。直到叶红鱼承

诺以后再也不这么干,想过来时会打电话给徐羿让他去接,徐羿才算是勉强接受。


  「但是,徐羿应该知道,我说话从来不算数啊,这个可不能怪我。」叶红鱼

站在床边默默的想。「还有,这都怪宁缺和山山,他们今晚折腾的那么厉害,要

不我也不会这么忍不住。听声音,山山至少来了三次吧,每次都跟要死了似的。

就算是因为明天宁缺要去北京了,又不是不回来,干嘛非把他榨的那么干净嘛。」


  对了,上次问过山山,宁缺好像一晚上能射两三次,有时候做完一次,歇一

两分钟就能来第二次呢,徐羿怎么就从来都没有过呢,每个晚上就只有一次。


  好吧,那一次也足够了,那一次也总能把自己折腾的昏昏欲死,百骸俱疲,

这个家伙在这方面还真是好强悍。不过,很喜欢他最后嘶吼着射精,然后疲惫的

压在自己身上的感觉啊,要不,今晚勾引他射两次试试呢?


  想到这里,叶红鱼又开始觉得身上火热了,不管了,直接钻进去勾引他,不

信他还能把我吃了。


  于是,当徐羿从睡梦中被惊醒时,那具娇小的而火热的,自己魂萦梦牵的身

躯,已经赤裸裸一丝不挂的腻进了他的怀里,小手还在不断的逗引着他下面的分

身。徐羿刚想说些什么的时候,那个鬼精灵热情的嘴唇已经把他的话堵在了心里。


  徐羿揽住叶红鱼的身体,右手伸了下去,准备开始温存挑逗的时候,叶红鱼

却用力抓住了他的手,嘴巴凑到了他的耳边,热气吹进了他的耳孔:「不用了,

已经可以进来了。」


  徐羿愣了一下,叶红鱼笑着把他推到平躺,很自然的翻身压了上去。果然,

完全不用任何前戏了,小径的泥泞润滑,让他分身进入的毫无滞涩。


  提前就进入状态的叶红鱼,没过多久就感觉到全身酥麻,脑袋里开始进入晕

沉沉的节奏,知道自己要到临界点了,她伏下身子,抱住徐羿:「我快到了,你

也射吧,射完过一会再做一次,下次你在上面。」


  徐羿却只是微笑着不回答,伸手扶住叶红鱼的臀部,下身开始高速的挺动,

激烈的往复冲刺,迅速的把叶红鱼推上云端。


  将近一个小时之后,叶红鱼终于抵挡不住精神上的高潮和身体上的疲惫,开

始告饶之后,徐羿终于结束了这一晚的马拉松性爱。


  叶红鱼懒懒的躺在床上,蹙眉看着正在用温毛巾帮自己下面擦拭的徐羿,有

些郁闷:「网上说的都是做完之后,女人会精神奕奕,男人却疲倦的倒头就睡,

怎么到我们俩着就反过来了。」


  徐羿把毛巾扔在一边,微笑的过来抱住她:「困了就睡吧。」


  叶红鱼用力的摇摇头:「不要,不开心。」


  徐羿有些奇怪:「怎么了?」


  叶红鱼嘟嘟囔囔的:「那时候让你射完再做一次的,为什么你不射,非要一

次弄那么久。」


  徐羿微笑,相处时间长了,他很清楚,每次叶红鱼用这种含糊不清的语气说

话时,都是半撒娇半耍赖的,这次她根本不是生气。


  徐羿无奈的解释:「那时候我射不出来啊。」


  叶红鱼撇撇嘴:「骗人,刚才我一说不行了,让你射,你立刻就射了,你肯

定是可以控制这个时间的。」


  徐羿苦笑:「我哪有那么厉害,我只是也到了极限,一直在坚持,所以你一

说,我就立刻不用忍了。」


  叶红鱼哦了一声:「好吧,错怪你了,我困了,睡觉。」说完,转过身去,

背对着徐羿,贴的更紧了些,枕在徐羿的胳膊上就要睡去。


  徐羿却并不想这么快结束对话:「小鱼,你怎么今天又自己跑过来了,不是

说好了么,晚上过来,都是我去接你。」


  叶红鱼并没有答话,取而代之的,是轻微的小呼噜声。


  徐羿又好气又好笑:「小鱼,你平时睡觉从不打呼噜的。」


  叶红鱼似乎是没有听到,小呼噜声音继续,频律很是平稳。徐羿无奈的抚了

抚她的头顶,任她去了。


  从第二天起,徐羿每天晚上11点定时发消息给叶红鱼,问她要不要过来,过

来的话自己去接。不过,郁闷的是,第二天叶红鱼就接到了公司非常紧急的任务,

开始疯狂的加班,连着几天都没有时间过去。


  周五晚上,徐羿还没有发短信的时候,就看到了叶红鱼抢先发来的内容:太

忙,不去。徐羿微微一笑,却看到BBS的消息窗口亮了,有新消息的提示,点

开看时,是MathML,徐羿心情立刻愉悦起来,这个神秘的小兄弟又来找自

己聊天了。


  他很喜欢和MathML聊天,也许是因为,那个满腹经纶,却跳脱不羁,

视一切规矩如无物的小兄弟,是他非常向往的世界。他从小寄托了整个家族的希

望,未来注定背负着家族的重担,而且毕业就要接班了,最近一年之后可以说是

战战兢兢,循规蹈矩,他并不喜欢这样却没有办法,所以,他看到MathML

时候,就像看到了心目中自己的样子。


  「他才是无拘无束,可以自由翱翔的飞鸟吧。」徐羿经常这样叹息。只可惜,

自己至今对小兄弟的现实情况一无所知,小兄弟前些天问了他的真实身份,而自

己回问他时,他就开始顾左右而言他了。不过,匿名归匿名,这半年来,小兄弟

主动找他聊天次数明显增多,关系越发亲近。


  「大哥,听说你和数计院的叶红鱼在一起了?」


  「嗯,有一段时间了,怎么,你也认识她?」


  「我也是数计院的学生,和叶红鱼同级。」对面的屏幕前,叶红鱼淡定的敲

着字,莫山山笑着问:「又调戏徐羿呢?」叶红鱼嘻嘻笑着点头,这已经成为她

晚上工作学习累了之后的一个重要放松方式了,只不过自己一人分饰两角,而且

还要记住每个角色说过的话,保证不能穿帮,还真有些辛苦。


  「我喜欢她很久了,但是不敢追她。」叶红鱼按着自己预先的规划继续挖坑。


  「啊!那对不住了。」对面的徐羿应该是很意外吧,过了片刻,又发过来一

条消息:「如果你觉得自己更适合叶红鱼,我欢迎你来公平竞争。」


  「不要了,我本来也追不上她,既然你们在一起了,那以后我对她以大嫂视

之。」叶红鱼用力的把自己写的侠气一些。


  徐羿半响才回:「谢谢。」


  「大哥,嫂子是个很好很好的女生,你一定要对她好。」


  「放心,我这一生绝不负她。」


  「大哥,嫂子平时看起来很高傲,但她其实也是个很普通的女生,她喜欢漂

亮的裙子。她也喜欢闪亮的耳坠,喜欢小巧的项链,你不要买很贵的,但要经常

买新鲜的送给她,你要给她戴上之后,夸她好看。」


  莫山山看到叶红鱼一边敲字一边笑个不停,好奇的侧过头来看,然后叹气:

「小鱼,你这也太无耻了吧,哪有这样要东西的。」


  叶红鱼笑着说:「徐羿那个无可救药的直男癌,他可能以为我这样聪明的女

生,就该视衣服首饰如无物,所以从不给我买那些小东西,但是我就是很喜欢那

些啊。」


  莫山山无奈的摇头:「小鱼,事情总有一天会败露的,你一直这么坑他,小

心他揍你。」叶红鱼笑嘻嘻的不以为然:「没事,陪他睡一觉就好了。」


  莫山山看到徐羿的回复:「抱歉,小兄弟。看来你也真的很喜欢她,但我不

能让你。」叹了口气,对叶红鱼说:「徐羿真的很喜欢你虚构出来的那个男生。」


  叶红鱼嘿嘿笑着不说话,又敲了几个字:「大哥,我下线了,照顾好大嫂。」

然后向后靠在椅背上哈哈大笑,莫山山也忍俊不禁,跟着笑了起来。


  这时,叶红鱼的手机突然响了,屏幕显示是徐羿来电,莫山山愣了一下,问:

「他猜出来了?」


  叶红鱼镇定了一下,然后摇了摇头:「他没那么聪明。」但是毕竟很心虚,

接电话的声音也比平时小了一点。


  还好,徐羿并没有起疑,只是问叶红鱼,年级里没有相熟的男同学,平时总

旷课,文采很好,学习成绩还不错,从没有挂科的。


  叶红鱼很无辜的说:「数计院的男生,怕有三分之一都是这样的吧,你问这

个干嘛?」


  徐羿有些郁闷:「我跟你提过的那个网上的结义兄弟,就是你们系你们年级

的。」


  叶红鱼哼了一声:「你说那个跟你在网上结拜的男生啊,好幼稚,肯定是读

小说读傻了的那种宅男,长得又丑,不敢出来见人,好无聊,没意思。」


  莫山山在旁边大笑,叶红鱼也忍不住笑了出来,勉强控制着没有发出声音。


  第二天周六,憧憬了一下晚上的例行性爱节目,叶红鱼早早的抱着笔记本跑

到了徐羿的房子里,一直闷头工作。不过这天叶红鱼蔫蔫的很没有精神。徐羿在

吃晚饭的时候看她一直呵欠连天,便询问起来,叶红鱼说这几天加班赶活,昨晚

只睡了两个多小时。心说要是不在BBS上调戏徐羿,其实可以睡三个小时的,

不过,很值很值,扮男生调戏徐羿太有意思了。


  徐羿却很无语,既然累,那就不用非要过来啊,叶红鱼摇摇头:「如果今天

晚上不好好放纵一下,我前几天不就白加班了么。」


  徐羿有些愕然:「所以,你加班是为了挤出时间来……?」


  叶红鱼点点头:「做爱!别四处看了,又不是在自习室,没人听见。」


  徐羿叹了口气:「小鱼,你还真不是一般的彪悍。」


  叶红鱼抿嘴微笑:「那你晚上记得也彪悍一点。」


  可惜叶红鱼不管嘴上怎么逞强,身体终究有些扛不住,快8点的时候,叶红

鱼看着看着书,就歪在沙发上睡着了,徐羿轻手轻脚的把她抱到床上,脱掉了她

的衣服,给她换上睡衣睡裤。


  叶红鱼懒懒的伸手伸腿的配合徐羿,然后嘴上还不服输:「徐羿,你现在想

要的话,我可以的。」


  徐羿忍俊不禁:「好。」然后把被子拉过来给她盖上,轻轻吻了一下她的眉

尖,微笑的看着她静静睡去。


  不知道为什么,在徐羿的床上,叶红鱼总能放松惬意的酣睡,也许真的会有

股淡淡的男性味道让她感到温暖吧,等她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深夜,徐羿坐在书

桌前,只开了个键盘灯,沉默的敲字。


  「怎么还不睡?都一点多了。」叶红鱼穿着睡衣从床上走下来,从后面伸手

环住徐羿,月事可能这几天就要来了,睡醒之后恢复精力的叶红鱼觉得很想要。


  徐羿点头:「我在更新小说,马上就好,唐晓棠催了好几天了。」


  说着,徐羿把word里写好的内容粘贴进对话框,点了提交,然后关了浏

览器,站起身来准备收工。


  叶红鱼却坐到了椅子上,笑着说:「太好了,有更新了,我也在追你这本书

呢。」


  叶红鱼点开浏览器,打开BBS的页面,她连续几天加班大脑超负荷运转,

睡醒之后仍是空空如也,迷迷糊糊中,条件反射似的输了自己的用户名和密码登

录,然后立刻惊醒过来徐羿还在旁边看着呢,心说惨了,马上Ctrl+W快捷

键关闭了页面。


  他应该没有看到吧,叶红鱼对自己说,然后心虚的回头看,发现徐羿目光炯

炯的瞪着她,这个怎么办,叶红鱼第一次在徐羿面前嘿嘿嘿的傻笑。


  「原来你就是MathML?」徐羿死盯着叶红鱼,像要把她吃掉的样子,

叶红鱼抱着肩膀,缩在椅子里:「你不许打我……」


  然后,叶红鱼就被徐羿很暴力的双手拎了起来,丢在床上。叶红鱼嬉笑着任

他褪去自己的睡衣,粗暴的扯掉自己的内裤,几乎没有任何前戏的就插了进来,

有些干,有些疼。叶红鱼抱住徐羿的脖颈,笑嘻嘻的说:「再用力点。」


  这一次,如暴风骤雨一般的性爱,每一次,都重重的撞击在最深的里面,叶

红鱼仰起头,任疼痛和快感汹涌的冲刷自己,微笑的说话刺激徐羿:「这样也好

舒服,为什么你以前总是那么温柔。」然后,就换来更加粗暴的回击。


  风停雨歇之后,已经混身瘫软的叶红鱼靠在徐羿的怀里,抚着他的脸,笑着

问:「解气了没有,要不要换个姿势让你再出出气?」


  徐羿轻轻摇头,把叶红鱼抱的紧了些:「小鱼,你瞒的我好苦。」


  叶红鱼笑嘻嘻的不说话。


  徐羿叹了口气:「原来在我脑海里活灵活现,才华横溢的小男生,竟然是个

幻象。小鱼,你欠我一个意气风发的小兄弟。」


  叶红鱼伸手下探,摸住了徐羿的下身,笑着说:「我帮你找回来?」


  徐羿有些气结:「不是指的这个。」


  叶红鱼钻在徐羿的怀里,看着徐羿有些发怔的样子,轻声细语:「让你打几

下屁股出气?」徐羿微笑的摇摇头:「小鱼,难怪追你的过程中,我总觉得很多

事很不对劲,原来是这样。」


  「刚认识的时候,有一次你在健身房里遇到我莫名其妙的一阵大笑,那时你

应该已经知道我是Wingsky了吧?」


  「嗯,我笑完之后,你转身就发微信问了糖糖,她想拿这个秘密换十顿龙虾,

被我制止了。」


  「去杭州的时候,我一直奇怪,为什么我们刚刚认识,你对待我却似对待一

个很相熟很信任的朋友一样。」


  「因为你真的就是我很熟很信任的朋友啊。」


  「攀岩回来那晚,你也是是因为Wingsky的因素才会和我住在一个房

间吧?」


  「嗯,但是那时我还没想好要不要跟你上床,如果你硬来的话,我还是会真

的和你翻脸。」


  「我跟你说过了,我不会硬来的。」


  「是啊,给了你那么多次机会,你都不硬来,还是靠我自己硬来的,之前我

都怀疑你是性无能了。」


  「我是么?」徐羿微微笑了,然后轻轻吻了下叶红鱼的眉尖。


  「当然不是……每次都被你弄得要散架了。」叶红鱼假装不满的抱怨,却无

论如何掩饰不住嘴角的笑意。


  「你还冒充他让我给你买礼物,你这都想的出来……」


  「怎么啦,这还不是你的问题,什么都不懂。为什么聪明女孩就不能喜欢漂

亮饰品了,你们这些直男的思维太奇怪。」


  徐羿无语,叶红鱼噗的笑出声来,开始慢慢的给他讲,从琶洲会展中心回来

那个晚上,唐晓棠说漏了嘴,自己知道了他就是自己的结义大哥开始,讲每次相

遇时自己的心路历程,讲自己给徐羿的那么多次机会徐羿都不吃,讲自己扮演那

个小兄弟扮演的多累,讲徐羿真的是个好无趣的结义大哥。


  徐羿静静的听着,只是把叶红鱼搂的更紧。


  两天之后,徐羿再次登录BBS时,又收到了MathML的消息:「大哥,

你一定要对大嫂好哦,要经常给她买小礼物哦。」


  徐羿无奈的笑出声来,敲到:「约了你那么多次,现在可以出来一起喝酒了

吧。」


  MathML的消息很快回复过来:「好。:—)」翌日,学校的荣光堂咖

啡屋里,徐羿调笑着看着叶红鱼:「不是说要喝酒么?」


  叶红鱼举着杯子,眼睛笑的弯弯的:「爱尔兰咖啡里,本来就有威士忌啊。」


  徐羿静静地看着她,这几天,总算能够接受自己最心仪的两个人合而为一的

现实了,看着叶红鱼,想着她扮演的那个天马行空的小男生,不禁露出微笑。


  服务员端了一盘小零食上来,按照叶红鱼的要求,没有刀叉,只放了两双筷

子。叶红鱼似乎心情很好,两手各拿起一根筷子,在盘子上叮叮咚咚的敲了起来,

嘴里不知在哼着什么曲子。


  徐羿小声劝叶红鱼:「不要敲了,敲盘子唱歌是以前乞丐唱莲花落乞讨时候

做的,不吉利。」


  叶红鱼眼睛一亮:「提醒我了,对啊,敲盘子的时候该唱莲花落啊,我会唱

的,你听啊」然后就真的唱了起来。

                


  「作一个揖来唱一个喏


  打一回竹板敲几声钵


  唱一曲莲花落大哥听着


  参什么禅来修什么道


  念什么佛来说什么魔


  红尘里自有你和我


  躲不开堪不破奈何奈何……」


  徐羿听着有点入神,想起自己和叶红鱼发生第一次的那个下午,叶红鱼也是

这样的唱歌,那天她唱的是西语版的perhaps,虽然,那天她是在捉弄自

己,但是,真可爱啊。


  叶红鱼歌唱完了,徐羿回过神来,告诉叶红鱼唱完就不要再敲了,影响旁边

的人了。叶红鱼撅了撅嘴:「才不管。」说着,敲击的力气更大了些。


  徐羿有些生气,直接把盘子拿到了旁边,叶红鱼哼了一声,然后开始敲自己

的咖啡杯。


  徐羿叹了口气,又把叶红鱼的咖啡杯拿到了自己这边,叶红鱼撅了撅嘴,开

始敲桌子的边沿,一边敲一边示威似的看着徐羿,一脸很讨打的样子,似乎在说:

看你还有什么办法。


  徐羿有些恼怒的伸手把筷子抢了过来,低声说:「不要闹了。」


  叶红鱼突然定住了的样子,怔怔的看着徐羿,半分钟后,两行泪从眼睛里淌

了下来,徐羿脑袋立刻嗡了一声,心道这下坏了。


  叶红鱼一言不发,站起来转身就走,徐羿赶忙扔下一百块钱就追了出去。


  在荣光堂的外面,叶红鱼用力甩开徐羿的手:「呜呜,徐羿,你变了,你真

的变了,以前你从来不会这么凶我,现在什么都给你了,你吃干抹净就不在乎我

了,想怎么欺负就怎么欺负,呜呜……」


  徐羿头皮一阵发麻,自从上床之后,叶红鱼有事没事就拿这个说话,自己稍

有忤逆,就被她说成始乱终弃,虽然知道她就是成心找借口耍无赖,但总有吃了

人家嘴短的感觉。


  而且,叶红鱼这是什么天赋啊,眼泪怎么说来就来,梨花带雨的,又故意走

在学校最繁忙的林荫路边。梧桐掩映,落阳筛叶影,斑驳的光线照在她的红裙上,

一副美丽的风景,引得路人侧目。看的人越多,叶红鱼哭的越发伤心,不停恨恨

的望向徐羿,徐羿一脸尴尬的走在旁边,不知道该说什么。


  徐羿终于受不了来往路人鄙视的目光,开始低声下气的认错求叶红鱼不要哭

了,叶红鱼却似完全没有听到,一路不停的抹眼泪。


  就这样一路走到宿舍楼下,叶红鱼停住了脚步。徐羿叹了口气,忧心的看着

叶红鱼,不知道她还要难过到什么时候,却见叶红鱼又抹了一下眼泪,抬脸时,

已是笑靥如花。


  「怕了吧,让你欺负我。」叶红鱼笑嘻嘻的抱住徐羿,踮起脚亲了一下徐羿

的脸,转身跑进了宿舍楼,一路银铃般的笑声,让徐羿瞠目,他死活都接受不了,

这是刚才哭到哽咽的叶红鱼发出来的声音。


  原来,网上古灵精怪的小兄弟,现实中的叶红鱼,还真的能够做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