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从属(五)——口交凌辱——
时间:2019-05-24

第六章从属(五)——口交凌辱——

第六章从属(五)


         ——口交凌辱——


  冯可依站在办公室前,犹豫了很久,最后还是豁出去了,一咬银牙,推门进

去。


  「早上好,老……老公。」见张维纯果真在里面,正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冯

可依嘴角一阵抽搐,按照之前张维纯强令的,说出屈辱的问候。


  「突然让你这么早过来,可依,不要介意啊!」张维纯一边假惺惺地说着,

一边向站在门口的冯可依招手。


  冯可依不情愿地走过去。自从上周五被张维纯带到东都参加母狗奴隶拍卖大

会,已经一周没遇见张维纯了,不仅没有见面,电话、短信也没有一个,冯可依

不禁沾沾自喜,认为张维纯已经把她卖给鞠启杰,以后不会来纠缠她了,或者鞠

启杰不允许张维纯侵犯与他有过肉体关系的女人。


  可是,昨晚,冯可依收到了张维纯的短信,要自己明早七点到达办公室,向

他汇报东都出差的心得。顿时,希望破灭了,冯可依知道她没有摆脱张维纯,之

前的想法只是一厢情愿,是一个美好的奢望。


  「来,让我看看我的小宝贝,东都之行后有没有什么变化!嘿嘿……果然变

得更妖艳了呢!一周没见想我了吧?」张维纯站起来,色迷迷地瞧着桌子旁怯生

生的冯可依,然后一把攥住她的手腕,举过头顶,在露出来的腋下用力嗅去。


  「呀啊……」冯可依发出一声惊叫,身上寒毛直竖,下意识地想逃走。


  「怎么没有母狗的味道!小骚货,竟敢不听我的话!」张维纯发现冯可依没

有在腋下涂抹爱液,不由勃然大怒。


  「对不起,我……我不是有意的,现在是生理期,今天就没有涂。」冯可依

吓了一跳,磕磕巴巴地解释着。


  「嘿嘿……原来是这样啊!可依,这段日子满足不了自己,很可怜啊!这么

说我是错怪你了!生理期来了,小逼里没有淫水。」张维纯放下冯可依的手臂,

淫笑着说道。


  「是……是的。」冯可依屈辱地低下头,发出若不可闻的声音。


  「可依,恭喜你啊!生理期的到来意味着你没有被买你的客人搞大肚子,哈

哈……」嘴里说着恭喜,脸上却露出遗憾的表情,张维纯似乎为冯可依没有怀孕

而悻悻不已。


  见冯可依没有吱声,两只手紧紧地握起来,脸上红通通的,一副气鼓鼓的样

子,张维纯眼一瞪,问道:「怎么是这副表情!生气了?哦……我知道了,你一

定是怪我把锁住你小逼的钥匙一并卖了,是这样吧?」


  「没……没有。」冯可依几乎是咬牙切齿地说道,简直对张维纯恨之入骨,

如果不是钥匙被卖,她也不会保不住贞操,以致背叛了寇盾,被鞠启杰捕获了身

心。


  「嘿嘿……言不由衷嘛!我问你是谁快感连连,像个发情的牡兽那样痴狂,

每次都那么激烈,不知被操昏过去几回!你以为我不知道吗!装什么装!在我看

来,你假扮高贵的样子太可笑了。可依,不管怎么样,就冲这三天你那么愉悦,

你就应该感谢我。我说的没错吧?」张维纯冷哼一声,毫不留情地用事实讥讽冯

可依。


  原来我在东都的事情他都知道……冯可依泫然若泣,心灰意冷,只好认命般

的回答道:「是……是的。」


  张维纯得意地长笑一声,然后解开皮带。


  裤子一下子垂落在脚下,露出一双白胖胖的大腿,上面一根体毛都没有,就

像褪了毛的肥猪,再往上是一个新潮的网孔冰丝U凸内裤,在巨大的U凸处,肉

棒已经完全勃起了,隆起鼓胀胀的一大团。冯可依吃惊地张大嘴,一时间血往上

涌,心想,他要干什么?不会是想和我……可是我来月经了啊……


  「今天就让我品味一下你的嘴巴吧!」


  他要我给他口交……脑中闪过这个念头,冯可依连连后退,脸上血色尽失,

痛苦地直摇头,也忘了叫老公了,惊慌万分地哽咽道:「不……不要……部长,

求求你,饶了我吧!」


  「明明是个淫乱的骚货,越被男人虐玩,就越兴奋,现在还装什么清纯!你

的小逼都快被干烂了吧!」张维纯不屑地骂道,一把拉住冯可依的手。


  「部长,不要!这里是办公室,会被发现的。」冯可依被一股大力拽过去,

顿时花容失色,连连哀求。


  「嘿嘿……听说你跪在买你的客人面前,苦苦哀求他像玩弄母狗奴隶那样玩

你,还哭泣着求他允许你舔他的肉棒。我还听说你光着身子,在酒店的走廊里自

慰。怎么,那时你不怕有人发现,现在倒怕了!可依,我知道你喜欢暴露,难道

你想磨蹭到李秋弘、王荔梅过来时再做?」张维纯的眼睛里闪着亢奋的邪光,一

点也不着急,好整以暇地戏弄着冯可依。


  「不,不……」冯可依拼命地挣扎着,可在身形肥胖、力大无穷的张维纯面

前,她就像个孩子,轻易地被制服了。


  「按照约定,除了小逼之外,我想怎么玩就怎么玩!难道你想反悔吗?」张

维纯使出了撒手锏,威胁归威胁,他也担心时间耗没了,一旦李秋弘他们来了,

就不好收场了。


  「没有,我不是那么说的。」当时的约定是不许动阴户,并没有说其他的地

方动不得,冯可依又急又恨,带着哭音哀求着。


  「启杰先生,啊啊……啊啊……请享用可依的小……小蜜壶吧!啊啊……啊

啊……求您了,快点插进来……」


  突然,办公室里响起冯可依不知羞耻的淫叫声,冯可依寻找着声音的来源,

一个像是MP3的小黑匣子握在张维纯的手中。


  「启杰先生,啊啊……啊啊……请享用可依的小……小蜜壶吧!啊啊……啊

啊……求您了,快点插进来……」


  「启杰先生,啊啊……啊啊……请享用可依的小……小蜜壶吧!啊啊……啊

啊……求您了,快点插进来……」


  「啊啊……终于插进来了,好舒服啊!啊啊……您好坏啊!不要停下来嘛!


  啊啊……啊啊……启杰先生,好害羞啊!别让我说那么羞耻的话了……「


  一遍又一遍地乞求鞠启杰插入的淫叫声在办公室里回响着,和鞠启杰在一起


  糜烂不堪的三天、想忘却无法忘怀仿佛烙印在记忆深处的快乐地狱的回忆浮现在


  脑海里,冯可依不住抖颤着身子,受虐心就像浇上汽油的火焰一样,瞬间撩

得老高,丰满的胸脯剧烈地起伏着,变得兴奋的心急槌打鼓似的怦怦直跳,乱得

不能再乱。


  「还有更精彩的,听听这个。」张维纯连按几下下一曲键目,看来不知听了

多少遍,对每一段录音都非常熟悉。


  「啊啊……啊啊……我要泄了,啊啊……启杰先生,不要拔出来,就射……


  啊啊……射在可依的小穴里面吧!啊啊……啊啊……真好,可依的小穴紧紧

……


  啊啊……紧紧缠着启杰先生的大肉棒,好满足啊!啊啊……啊啊……可依想

要被精液浇注的感觉,啊啊……啊啊……可依想要好多精液,啊啊……启杰先生,

求您了,射在里面,啊啊……「


  「部……部长,求求你,不要再放了。」冯可依伸手欲抢,可根本抢不到,

只能哀求。


  「嘿嘿……嘴里说什么要为深爱的老公保住贞操,还不是让老公之外的男人

操了,我问你,你的小屄是不是被操了?」张维纯关掉了MP3,开始质问冯可

依。


  「是……是的。」担心再次播放自己羞耻的声音,放弃抵抗的冯可依只好哀

羞地低下头,老老实实地答道。


  「你求他做什么?现在我们玩法官审淫妇!你再求一遍让我听听!」对冯可

依的驯服,张维纯满意地点点头,继续问道。


  「请享用可依的小……小蜜壶吧!求您了,快点插进来。」樱红的嘴唇不住

颤抖着,冯可依羞臊无比地扭过头,小声地重复着曾经哀求鞠启杰的话。


  「蜜壶是什么东西,尿壶吗?」张维纯故作不知,羞辱着冯可依。


  「是……是我的阴户。」屈辱的话说出口,冯可依感到心在滴血,又感到一

阵强烈的兴奋。


  「哦,原来是小逼啊!插进来是什么意思?把什么插进来?看着我说!」张

维纯托起冯可依的下颚,把她低垂的脸蛋挑起来,充满兽欲的目光灼灼地盯着冯

可依躲躲闪闪的眼眸。


  「肉……肉棒。」冯可依只能瞧着张维纯,一边剧烈地喘息着,一边艰难地

张开嘴巴。


  「不就是鸡巴吗!说,谁的鸡巴?」张维纯越说越不堪,简直就像个市井小

人,与他部长的身份完全不符。


  「启杰先生的……的……鸡巴。」说着这么粗俗的话,冯可依都要哭了,眼

眶里滚动着晶莹的泪珠。


  「鞠先生的鸡巴是干什么用的?」张维纯一首挑着冯可依的下颚,另一只手

抚弄着自己的肉棒,这么刺激的问答令他兴奋不已,马眼上渗出几滴体液,染湿

了内裤的U凸处。


  「做……做爱用的。」冯可依斟酌着用词,明知张维纯想听粗鄙不堪的话,

可还是耐不住羞耻心,选择了比较文明的词语。


  「那是两情相悦时用的词,他是买家,是客人,你是一个淫乱的卖春女,你

应该用操屄这个词。说!启杰先生的鸡巴是干什么用的?」张维纯一边逼问,一

边抓过冯可依的手,放在内裤上鼓胀胀的地方来回摩挲。


  「操……操屄用的,呜呜……求求你,别让我说了……」冯可依终于控制不

住,哭了出来,掌心中坚硬火热的肉棒令她又是慌乱又是不安又是心头乱颤,在

悲戚戚中感到一阵莫名的快感。


  「别装可怜,继续回答我的问题,操谁的逼?」张维纯着迷地看着冯可依沾

满了泪痕的脸蛋,毫不心软,感到哭泣着的冯可依最美。


  「呜呜……是我的……」见张维纯眼睛一瞪,好像很不满意自己的回答,冯

可依连忙改口道:「操我的屄,啊啊……啊啊……操冯可依的屄。」


  「这才乖嘛!」张维纯奖励似的抚弄几下冯可依的头发,然后,问道:「可

依,你明知道鞠先生是买你的客人,明知道你是寇盾先生的妻子,是不能被别的

男人操的,可还是耐不住淫欲,开口求启杰先生用他的鸡巴插进你的屄里,狠狠

操你。是这样吧?」


  「啊啊……是……是的。」冯可依渐渐止住了哭泣,眼神变得空洞而迷离,

一边呻吟着回答张维纯羞辱人的问题,一边机械地挥动着手,摩擦着内裤里的肉

棒,一点也没觉察到张维纯带动着她动作的手已经离开了。


  「你还求他内射,想要老公之外的男人用精液灌满整个小屄?」虽然隔着内

裤,张维纯依然感觉得到冯可依手指的纤细柔腻,抚摸在肉棒上面,非常舒服,

不由喘着粗气,兴奋地问道。


  「是……是的。」眼神变得愈发迷乱了,手指也情不自禁地用力,一上一下

地摩挲着,冯可依感到大脑里一片空白,似乎被羞辱得失去了思考能力。


  「可依,本法官判定你为不折不扣的淫妇,你看,你在做什么,竟然主动摸

我的肉棒!」


  随着张维纯的一声大喝,冯可依顿时从迷乱中清醒过来,低头一看,自己的

手正攥着内裤的U凸处,果如张维纯所言,主动地为他搓揉肉棒。


  「不是这样的……」冯可依连忙松开手,却无从辩解,又羞又臊,顿时涨红

了脸。


  「摸都摸过了,现在给我舔!」张维纯一把揪住冯可依的头发,用力向下一

按。


  揪扯头发被鞠启杰开发出来,现在已是冯可依的兴奋点了。冯可依仿佛失去

了抵抗的气力,嘴里发出意乱情迷的娇喘,软软地低下身子,跪在趾高气扬、叉

腰劈腿站立的张维纯胯下。


  张维纯脱下内裤,巨大的肉棒一下子跳出来,上面凸起着几条粗大的血管,

看起来狰狞吓人,顶端的龟头被马眼里分泌出来的液体染湿了,鲜红亮泽,足有

鸡蛋那么大。


  一股浓郁的男人体味扑鼻而来,冯可依连忙把脸扭过去,可张维纯却辱弄地

攥起肉棒拍打她的脸,还不时用龟头捅她的嘴唇,一时间,悲从心来,泪水忍不

住地流下来,眼眸中雾霭一片。


  不想张维纯再这么羞辱自己,冯可依在心里幽叹一声,屈服地伸出手,抖抖

索索地握住肉棒,把带泪的脸颊向前凑过去,猛一咬牙,张开嘴,伸出舌头,向

近在咫尺的龟头舔去。


  这个卑劣的男人,我还是迫不得已,终于给他口交了……红嫩的舌头从下至

上地舔着张维纯的肉棒,穿着高跟鞋、跪在办公室地板上给张维纯口交的冯可依

想到自己凄惨的遭遇和此刻下流的样子,一阵心酸愁怨,鼻头一个劲地发酸,好

想大哭一场。


  「含进去!再不快点,我看李秋弘到了,也得用你的嘴巴享受一番。」张维

纯有些心焦,冯可依的舌头很软很滑,可是只在肉棒上轻飘飘地舔,犹如隔靴搔

痒似的,需要强烈刺激的肉棒更加酸胀难受了。


  是啊!不快点让他射出来的话,万一被李秋弘和王荔梅撞见就惨了……生怕

被同一个办公室的同事们撞破淫事的冯可依只好下定决心,努力张大嘴巴,艰难

地把要把嘴巴撑裂的龟头吞进去,一心想要张维纯快点射出来好摆脱困境,快速

地上下律动头部,吞吐着令她直感干呕的巨大肉棒。


  大量的唾液被肉棒顶得溅出来,沿着嘴角垂落下去,耳边响起一阵「扑哧扑

哧」的水声。在这下流的声音刺激下,冯可依变得兴奋起来,情不自禁地使出鞠

启杰教她的口交技巧,把嘴巴裹紧,用力吸,一直把龟头吸进喉咙深处。


  「哦……哦哦……真爽,可依,没想到你的口技这么好,就凭这个,你当之

无愧是个顶级的母狗奴隶。」肉棒仿佛泡进了温泉里,被滑嫩的舌头扫抚着,强

劲的吸力和柔软狭小的喉咙恰到好处地刺激着亟待爱抚的龟头,张维纯爽畅地叫

唤起来,脸上的肥肉练练抽搐。


  「咕叽咕叽……咕叽咕叽……」每当龟头快速地进出喉咙口时,被压缩的空

气从喉咙的间隙挤出来,发出一阵卑猥下流的声音。坚硬的肉棒还不断撞击摩擦

着柔嫩的喉间,冯可依忍耐着强烈的呕吐感,眼泪、口水控制不住地流了出来。


  可是在这凄惨的苦痛下,冯可依发现她变得越来越兴奋了,阴户里湿成一片,

简直像发大洪水一样。


  似乎被激荡的心情驱使,冯可依深吸了一口气,调整一下角度,然后猛地把

肉棒吞进去,一直吸到喉底,也不吐出来,就这样含着,用柔软紧凑的喉管缠紧

不住震动的肉棒。如此反复了几次,期间,冯可依还不时扭转头部,让龟头得到

更强烈的刺激。


  张维纯的持久力再强也抵不住这么刺激的深喉口交,感到马眼一阵发痒,似

乎要射了,便连忙揪起冯可依的头发,用力向小腹一按,同时,腰部上挺,猛力

向前一送,随后便是一顿激烈的活塞运动,完全把冯可依的嘴巴当作阴户,做着

射精前的冲刺。


  「咕叽咕叽」的水声和「嗯嗯啊啊」的呻吟声交织在一起,汇成一曲异常色

情的声音,听得张维纯亢奋不已,射精的感觉愈发强烈、不可抑制了。


  「我要射了,可依,哦哦……哦哦……给我口爆,哦哦……哦哦……」张维

纯发出几声闷喝,龟头忽然膨胀了几分,一阵剧烈震动,一股股腥臊的精液飞溅

出去,尽数射在冯可依的嘴巴和喉咙深处。


  射过精的张维纯得到了满足,一阵神清气爽,缓缓地拔出了肉棒,对冯可依

说道:「可依,不许吐出来,也不许喝,就那么含在嘴里。」


  正要把恶心的精液吐出去的冯可依连忙闭上嘴,眼中泪光直闪,忍耐着直冲

上来的呕吐感,双眼上翻,可怜巴巴地瞧着张维纯。


  「像漱口那样在嘴里咕噜几遍,然后张开嘴让我看。」


  冯可依吃惊地瞧着张维纯,见张维纯一副不容拒绝的表情,只好屈辱地用精

液漱口,然后哀羞地张开嘴,露出满嘴的精液给他看。


  「吐在掌心里。」张维纯满意地摸摸冯可依的脑袋,就像爱抚一只听话的母

狗。


  冯可依把两只手举在胸前,合在一起,吐在掌心里。混合着唾液的精液浊白

腥臊,泛起着泡泡,在冯可依扣成碗型的掌心里摇晃着。


  「像你平时涂乳液那样揉动均匀,注意不要掉下去,这么大补的东西浪费了

可不行。」张维纯两眼冒光地瞧着冯可依,命令道。


  「是……是的。」揉动均匀后,掌心里升起一阵粘乎乎的恶心感觉。


  「下次再让你喝吧!今天就用它代替你的淫水,可依,涂吧!」


  直到现在,冯可依才明白张维纯不让她喝也不让她吐的用意是什么,不禁一

阵羞惭耻辱,吞吞吐吐地拒绝道:「这样的事,我,我……」


  「怎么!讨厌我的精液吗?」张维纯恶狠狠地瞪向冯可依。


  连口交都给他做了,我还是不要违逆他了……冯可依犹豫了片刻,违心地说

道:「不……不是。」,然后,颤抖地伸出手,把令她恶心的精液涂在脖颈、手

臂和腋窝上。


  因为精液的量很多,放下手臂后,腋下粘糊糊的,很不舒服,冯可依还闻到

一股精液特有的腥味,仿佛自己散发出牡犬的味道似的。冯可依不安地想到,味

道这么浓,一定会被人闻到的……


  「好了,梳妆完毕,该轮到你给我清理干净了。」张维纯坐在冯可依的椅子

上,双臂优哉游哉地打在扶手上,示意冯可依过来给他舔干净。


  冯可依膝行,挪到张维纯身前,双手扶着张维纯的大腿,正待张开嘴,去舔

沾着自己的唾液而濡湿闪亮的肉棒。


  就在这时,张维纯制止了她,淫笑着说道:「今天好像没叫我老公啊!看在

口爆的份上,饶了你这次,记住,下不为例,好好求我吧!就像你求鞠先生那样

求我。」


  呀啊……要我做这么下流的事情,还要求他,太过分了……虽然心里怨恨地

想着,可冯可依不敢流露出半点恨意,强自挤出笑脸,羞耻地求道:「老……老

公,我的侍奉你还满意吧!啊啊……老公,让可依,用……用嘴巴,啊啊……给

你清理干净吧……」


  冯可依伸出粉嫩的舌头,从睾丸开始,一点点地向上舔,连像鱼鳃一样的龟

冠沟部也没有放过。待舔到龟头,冯可依舞动着舌头,像要把龟头包住那样用心

地舔着,扫抚着。最后,冯可依张开嘴巴,把不见蔫软的肉棒含在嘴里,像口交

那样一上一下地律动着头部,还不忘吸住马眼,把里面残存的液体吸干净。


  像这样的事后清理,和寇盾欢好时做过,不过那时的心情欢欣喜悦,心中满

是幸福感,哪像现在不清不愿,还要强装笑颜。当然,和鞠启杰在一起的三天,

每天都要按照他教授的做好几遍,虽然对方不是她的老公,但冯可依就像中邪似

的,极力讨好着鞠启杰,就怕他不满足,心里充满了向神祗献身的愉悦感、成就

感,与被张维纯逼迫时悲伤屈辱的糟糕心情截然不同。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