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熟母们跟色小孩】第一卷 (13-14)
时间:2019-05-24

【熟母们跟色小孩】第一卷 (13-14)

13


  「怎么了?大清早愁眉苦脸的?今天不用上班?」裴文璇问道。一大早就被

伍若娟叫到这个咖啡厅,再看看她愁眉不展的样子,裴文璇的心里隐隐有些不安,

不会是冯宇鹏那孩子昨晚有什么事让她给发现了吧?


  「唉……」看了自己闺蜜一眼,伍若娟有点犹豫,「上班可以晚点再去,可

是文璇,有件事……我必须早点跟你商量!」看看周围没人,基于信任,她还是

把自己昨晚看到冯宇鹏拿着自己的内裤,对着电脑手淫的事告诉了裴文璇。不过

她还不敢跟裴文璇说起冯宇鹏也有拿她的内裤意淫这事。


  「你说这可怎么办啊?」伍若娟脸色有些发红,神情也有点着急,「你说宇

鹏这……这是不是病啊?」


  「恋母情结吧。」裴文璇毕竟是常年都在跟学生打交道的班主任,她静静地

听完,替伍若娟总结道。不过她表面平静,心里却有一股她自己都不明白是啥的

情绪在翻涌着:「宇鹏,原来你不仅是对我……还在幻想你妈妈啊……」


  「你总听说过俄狄浦斯情结吧?」裴文璇定了定神,问道。


  「俄狄浦斯?」伍若娟想了想,「这好像是佛洛依德的理论?」


  「没错,是佛洛依德提出的一种假说,虽然很有争议。」裴文璇解释道:「

简单地说,这种假说认为男孩早期的性追求对象是其母亲,他总想占据父亲的位

置,与自己的父亲争夺母亲的爱情,这也就是所谓的恋母情结。」


  「当然了,你家的情况有点不一样,你跟冯森离婚那会,宇鹏才四岁吧?还

是五岁?小孩子嘛,应该是从那时候起,父亲这个角色在他的潜意识里就成为了

一个可以痛恨的对象。弗洛伊德认为呢,这恋母情结是个人人格发展的一个重要

因素,根据他的理论,在人类发展的早期,父亲拥有对其姐妹和女儿独占的性权

利,而儿子对此进行反抗,杀掉父亲并吃掉……」


  「这也太离谱了。」伍若娟说道。


  裴文璇笑了笑:「所以这也只是一种很有争议的假说,并没有什么证据支持

这一观点。不过……」


  她顿了顿:「宇鹏这事,我觉得你还是得重视起来,现在他这个年纪正是人

生观和世界观形成的关键时期,如果路子走偏了……」


  「唉……」伍若娟叹了口气:「我这不也就是来找你帮忙的嘛!你也知道我

的性子,粗枝大叶的,说实话,要说起对宇鹏的了解,我这个当妈的,可能还没

你这个当老师的多!」


  「可不是嘛!」这句话裴文璇就只敢放在心里了。她顿了一顿,说道:「娟,

要依我说,你还是得快点找个人!」


  「这关我找人什么事?」伍若娟瞪圆了眼睛。


  「我就是觉得,如果你找到人嫁了,那宇鹏也可以断了念想,不会整天胡思

乱想了,再等他考上了大学,到时候在外面认识多一些女孩子,这事不就过去了

吗?」


  「会这样吗?」伍若娟若有所思地看着远方。


     ***    ***    ***    ***


  「韩少义,男,四十六岁,汉族,已婚有一子,启元公司前任总经理,现启

元公司已倒闭,无业。」


  「杨雨,女,四十六岁,汉族,韩少义之妻,有一子,XX银行平河支行私人

理财部副主任。」


  董雷一边看着,一边读着手里的两份资料,当他看到韩少义所签下的款项后,

抬头问喇叭:「喇叭,为啥死老头叫人不要追这笔账了,你打听到了吗?」


  「老大,我喇叭是什么人?出了名的万事通……」


  「少废话,说重点!」董雷踢了喇叭一脚。


  喇叭不敢再啰嗦,忙说道:「我打听到了,这女的……」他指着资料上杨雨

的照片:「前些天去董总的公司里找过他!据说他们俩是老同学!至于后来有什

么冬瓜豆腐没有就不清楚了,反正啊,那天之后,你爸就交代暂时不要去追这笔

账了。」


  董雷默默翻看着杨雨的材料,但看到她毕业于财经学院时,眉头一皱,心里

琢磨:「跟死老头是校友?」然后他仔细端详着杨雨的照片,是那种穿着银行工

作服的证件大头照,女人看上去年纪不轻了,脸上不施粉黛,但神态雍容,看上

去颇有几分熟女之美。


  不会她跟老头有些……「走!去看看!」董雷看看时间,还早得很,才晚上

九点半,便对喇叭说道。


  「去……去哪啊?看什么?」


  「去他们家!」董雷把韩少义家的地址输入了手机地图,「我得去看看,这

婆娘跟死老头究竟是什么关系!」



                14


  杨雨洗完澡走出了浴室,韩少义正躺在床上等她,见她出来,忙迎上去抓住

她的手说:「老婆,咱们好几个月没那啥了,今晚能不能……」


  杨雨看都没看韩少义一眼,只是一手把他推开,然后径直上了床,把薄被拉

过来盖在自己身上,身体转向墙壁睡下。


  韩少义吃了闭门羹,只好讪讪地也爬上床,跟杨雨并肩睡下。结婚多年,他

一直没感觉妻子的身上有什么所谓的女人香,可现在几个月没尝到肉味,一睡下,

杨雨身上散发的热气就像是催情药一样,不住地撩拨着他的神经。


  转身看老婆依旧背对着自己,韩少义难耐内心的浴火,大着胆子把手伸到杨

雨的屁股上,隔着睡衣摸了几把。见杨雨没有反应,他的胆子大了不少,手慢慢

地向前挪动,到了杨雨两腿之间的胯下。


  杨雨的阴部被韩少义隔着裤子这么一摸,心里打了个抖。其实像她这样的丰

满女人,又在四十五六岁的虎狼年纪,又怎么会不想做那事呢?只是丈夫实在太

不长进,把好好的一个家庭弄成这样,她不能不给他一点教训!还有一点,那就

是韩少义虽然生就一身好皮囊,但是那条鸡巴实在不怎么样,也就十公分出头,

往往都骚不到杨雨的痒处,加上又不耐久战,往往费了半天事让他硬了起来,插

进去抽几下就完事了,老是弄得杨雨不上不下的,所以杨雨经常是选择干脆不去

管他。


  可是这一次不一样,杨雨的身体是结结实实地旱了快半年了,被韩少义摸了

几下,兴头也让勾了起来。


  她咬了咬牙,一拍丈夫的手,骂道:「摸什么摸?没本事赚钱,你倒是有本

事玩女人了?」


  韩少义讪笑着看着妻子:「老婆,你看我这都……」他指了指自己胯下晃荡

着的小鸡巴。


  「烦人!」杨雨白了韩少义一眼,叹了口气,自行脱下自己的睡裤和内裤放

在一旁,然后平躺到床上,说道:「快点完事!」


  韩少义大喜,急忙一把扑到杨雨的身上,他知道这时候指望妻子来服侍自己

是肯定没门了,就像一条恶狗一样扑向杨雨的胯间,把她的大腿分开露出那多毛

的阴户,头往下一扎,给杨雨舔起屄来。


  就在夫妻俩的欲火逐渐升腾之时,「砰砰砰,砰砰砰砰!」外面传来了一阵

急促的敲门声。


  「谁啊!」好不容易找到一次机会要跟老婆做爱的韩少义焦躁地吼了一声,

想要不去理他,可是外面的敲门声接连不断,而且越来越急。


  「出去看看吧,别不是有什么事。」杨雨说道。夫妻俩胡乱地把睡衣穿好,

然后双双走到前厅,敲门声接连不断,韩少义有点慌神:「谁……谁啊?」


  「姓韩的,我知道你在里头,开门!不然我们可泼油漆了啊!」


  又是追债的人!韩少义惊慌地看了杨雨一眼,董平川不是交代了让他们暂时

不来追的吗?但是杨雨此时还有几分平静,她知道现在这种情况下躲也躲不过,

深吸了一口气,走到前面把门锁给打开了。


  门锁刚一开,门就被用力地向后一推,两个染着金色头发的青年破门而入,

韩少义急忙往后一躲,走在前面的青年已经指着他的鼻子:「韩少义是吧?我大

哥有事找你!」


  跟在喇叭身后进来的当然就是董雷,这时候他瞥了韩少义一眼,冷笑一声,

就把目光转到了杨雨的身上,丰满,成熟,相貌虽然因为年纪较大的缘故有些失

色了,但是气质不凡。他想起了冯宇鹏经常拿给他看的那些日本熟女AV,这个杨

雨看上去跟那些熟女优颇有几分类似,应该是冯宇鹏最喜欢的类型。


  「大……大哥……」虽然眼前两个年轻人看上去还不到二十岁,但一看就不

是好惹的角色,韩少义还是战战兢兢地叫道:「这么晚了,你们这是……」


  「欠债还钱,姓韩的,你不会连这个都不知道吧?」


  「是是是!」韩少义忙不迭地答应道:「钱我一定会还,大哥,你宽限我一

阵子,董总……董总他答应了……」


  韩少义不说还好,一说到董总这两个字,董雷的眼里闪过一道寒芒,他一脚

就踹在了韩少义的肚子上,韩少义猝不及防,惨叫一声跪倒在地。


  「你们怎么打人啊!」眼看着丈夫挨打,杨雨又惊又怒,喝问道。


  董雷冷冷一笑,又在韩少义屁股上踢了一脚,然后转头看着杨雨:「你就是

杨雨?」


  「是……是又怎么样?」杨雨心里虽然也是害怕,但是她毕竟要比韩少义要

大胆些,见董雷这样咄咄逼人,鼓起勇气,挺胸答道。她这一挺胸,胸前的两个

肉团顿时就鼓了起来,杨雨一向没有戴胸罩睡觉的习惯,这时又是穿着睡衣,两

个乳头顶着睡衣,从外面可以明显地看到那两点凸起。


  「真是你?那就好。」董雷掏出那封韩少义借钱时签下的文件,往杨雨的眼

前一晃:「这钱是以你们夫妻两人的名义借下的,他老公有份,你可也有份!你

说说看,究竟打算什么时候还啊!」


  「可是董总答应了给我们一段时间筹钱的!」


  「一段时间?」董雷不屑地瞥了她一眼,又是一声冷笑:「要多久?我可全

查清楚了,你老公……」他手指着躺倒在地上的韩少义:「他的公司早他妈破产

了,现在他身上一个子都没有,你呢?银行副主任还是副经理来着?一个月也就

几千块吧?你凭什么还钱?啊?是去偷还是去抢啊?」


  「可董总他答应了……」韩少义勉强爬了起来,这时候他还不知死活地想要

把董平川给抬出来,董雷一听,顿时怒往脑边生,气血上涌,他冲过去对着韩少

义的背后就是一脚,韩少义被他踢得趴倒在地,董雷怒骂着在他身上连踩了几脚,

骂到:「他妈的,老是抬出那个老不死的来压我!你以为他生了我出来,老子就

得怕他了?他妈的!」


  杨雨大吃一惊,原来眼前的这个小流氓竟是董平川的儿子,怪不得敢不把他

的吩咐放在心上。


  「对了!」踢了韩少义几脚出了气,董雷回头对着杨雨问道:「老不死的凭

啥答应给你时间去筹钱?他可不是开慈善机构的!难道说……你是他的老相好?」

董雷这时的目光聚焦到杨雨胸前胀起的两点,不怀好意地笑着问道。


  「胡……胡说!」杨雨意识到董雷目光的焦点所在,忙拉了拉领口,可是这

时候她才发觉下体一凉,原来刚才在床上被韩少义摸了那几下,久旷的阴道里已

经流出了不少骚水,这时候更是把匆忙间穿上的睡裤前端给润湿了,从前面清晰

可见一个黑黑的水印子,她急忙侧过身去,以免让董雷看到自己的模样。


  「不是老相好?那他凭啥帮你?老不死的出了名的六亲不认。」董雷阴阴一

笑:「你去找我家老头时不是光为了让他给你宽限几天吧?老同学?呵呵……我

看你是想去勾引老不死的吧?引诱他上床?然后把你们的债给免了?有人可看见

了,那天你在老不死的办公室出来的时候衣衫不整的,怎么?老不死的没上钩?」


  杨雨想起了那天她离开董平川办公室时跟自己擦肩而过的妙龄女子,那人进

来的时候,她身上的衣服的确有些凌乱。但是自己的意图就这样被眼前的年轻人

拆穿,杨雨忍不住又羞又怒,大声抗辩道:「没有!我……没有!」


  「有没有都无所谓!」董雷又是一声冷笑,一屁股坐在沙发上,他指了指韩

少义,一旁的喇叭会意,过去把韩少义给拉了起来,然后又把杨雨给叫了过来,

让他们夫妻俩站在董雷的面前。


  「老不死的只喜欢青春少女!杨阿姨啊,你这种熟女范啊,不是他的菜!他

才不会为了你损失这么多呢!」董雷拿起了眼前茶几上的一张放在相框里的合影

看了看,是韩少义一家三口的合影,那时候的杨雨看上去只有三十不到,青春靓

丽,夫妻俩手牵着一个七八岁的小男孩,一家三口脸上都是幸福的神情。「如果

阿姨你还是这时候的年龄,那说不定有戏,可是现在喏……嘻嘻」董雷摆了摆手

里的借贷文件,把它跟相框一块放回到茶几上,然后顺手从兜里掏出一颗烟点上,

再把打火机压在文件上。


  「不过呢,有的人就是喜欢你这一口……这样吧,我问你们,你们想不想把

这笔账给一笔勾销?」


  「什么?」韩少义杨雨夫妻同时惊叫了起来,这段时间以来,这笔欠款就是

压在他们夫妻身上的一个挥之不去的噩梦,如果能一笔勾销……夫妻俩看着眼前

的青年人,满脸都是怀疑的神情。


  「你们可以去打听打听,我小雷神董雷在道上也算是一号人物,说出来的话,

从来就不没有不算数的。」董雷的话语中充满了跟他年龄不相称的老辣:「韩少

义,你看清楚,这是你当初签的那份合同不是?」


  韩少义忙拿起文件,文件的每张纸右下方都有他亲笔的签字画押,最后的签

名栏下面也有个殷红的手指印,的确是当初他签下的原本,错不了!


  「是!没……没错!」韩少义战战兢兢地回答道。


  「那好,你们俩给我听好了,只要你们能接受我的条件,我现在马上把这文

件给烧了。」董雷拿起打火机:「这样,这笔款子就一笔勾销,你们今后再也不

欠谁的。」


  韩少义跟杨雨对视了一眼,都有点不敢相信,他们当然想把这款子给销了,

可是董雷会提出怎样苛刻的条件呢?


  「雷……雷哥!」韩少义管比他小了快三十岁的董雷叫哥,终于他壮起胆子

问道:「您……您要我们……」


  「这事情对你来说最容易不过了,韩少义。」董雷站起来拍了拍韩少义的肩

膀:「你只需要滚蛋就行了,远远地滚开。」


  「什……什么?」


  「听不懂人话?我的意思,是你马上给我离开她!跟她离婚!」董雷指了指

杨雨:「然后,你有多远滚多远,今后不许再回平河市!至于你嘛……」董雷笑

着看向杨雨:「我有个朋友,挺喜欢你这类型的,我要你去陪陪他,做他的女人,

放心,不是无限期的,这笔款子算起来,这样吧,两年!你陪我朋友玩两年,你

的欠款就算是结了!」


  「放屁!你……畜生!」杨雨咬牙切齿地骂到,要不是董雷的气势逼人,这

时候她已经一个耳光打到他的脸上了!眼前这少年居然要把自己像货物一样拿起

交易?两年?这算什么?卖身?当我是婊子?她越想越觉得气往上冲,再看看董

雷那副成竹在胸、得意洋洋的神情,终于忍不住气,一部向前就要去打董雷!


  可是让杨雨万万没有想到的是,董雷跟喇叭还没有什么动作,韩少义突然从

后面紧紧地抱住了她。


  「老……韩少义!你干什么?」杨雨挣扎着,怒吼道。


  「老婆!老婆!你冷静点!」韩少义紧拽着杨雨:「答应他把!这样可以把

我们的账都给销了!」


  「你……你说什么?」杨雨一听之下,只感觉自己全身的力气都在刹那间被

抽走了一般,整个人几乎要晕倒下去,这是自己的丈夫该说的话?尽管之前有多

看不起韩少义,可以杨雨还是绝对料想不到,他会在这时候说出这样的话!就这

样?就这样把自己像垃圾一样抛弃?这……这居然是一个丈夫说出来的话?


  「雷哥!雷哥!」韩少义的脸上堆起了阿谀的笑,走到董雷身前:「我答应

你,明天就去找律师离婚,然后保证不再回平河了!」


  「好!是个明白人啊!」董雷赞赏地拍了拍韩少义的脑袋,对于他来说,他

早就吃定了韩少义一定会接受这个条件。韩少义现在已经是走投无路,那笔款子

多拖一天就是多了好多利息,那已经远远地超出了他们夫妻俩的还款能力。既然

这笔钱注定是已经追不回来的了,他灵机一动,想起了要帮冯宇鹏找个成熟女人

的那件事,反正韩少义借的本金其实并没有多少,就当是拿那点本金买下杨雨两

年咯!他转头看着杨雨:「那么杨阿姨,你呢?怎么说?」


  杨雨愣愣地看着唯恐她不答应的韩少义,「韩少义……」她的声音里充满了

绝望,「我嫁给你二十五年,今天你就这样对我?」


  「老……老婆……我……我……我也没办法……还不了钱,他们……他们不

会放过我们的!我们……我们都完了!」在杨雨目光的注视下,韩少义的额头不

停地流着汗,看着杨雨一步步地向自己逼近,他的身体一步步地向后退着。


  杨雨终于把韩少义逼到了墙角,韩少义低着头佝偻着身体,打算迎接杨雨暴

风骤雨的拳脚,可是那终究没有发生,等到他终于抬头看向杨雨时,「呸!」杨

雨狠狠地一口浓痰吐在了他的脸上,然后再也不看他一眼。转过身,杨雨咬了咬

牙,走过去拿起文件和打火机,说道:「一言为定!你说话要算话!」说完,她

打着了打火机,文件熊熊燃烧了起来,很快化成了一堆灰烬。


               (待续)